深圳重性精神病患者约15万 多数家庭忌讳拒求医

4月5日晚,一名精神病患从家里逃出,持刀在深圳南头街头乱砍致4名路人受伤。“原本这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悲剧。”深圳市康宁医院院长刘铁榜说,患者被警方送往医院,询问得知他断药数日。若按时服药,病情可以得到有效控制,街头伤人事件就不会发生。其实,深圳20 0 8年建立重性精神疾病管理系统,每个社区有专门医护人员对患者进行服药叮嘱、督促治疗,但不少家庭心存忌讳或担心隐私泄露而抗拒。深圳官方推测全市有15万重性精神病患者,而目前纳入系统管理的只有近1.6万名。 

康复资源不足

450张康复床位 病房多了两百病患

早在2008年,深圳已经开始建立重性精神疾病管理系统,每个社区有专门精防人员对患者进行服药叮嘱、督促治疗。但深圳精神病康复资源严重不足,床位与总人口比大大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刘铁榜透露,深圳的床位比与国内其他城市相差甚远,甚至与非洲国家几内亚相当,与城市定位不符。

南都记者在康宁医院病房看到,已经住满了精神病患者。医院介绍,3月份以来就不断有患者被送来,理论上医院有450张床位,但实在无法满足床位需要,不得不腾挪空间,在病房多加200张床,负荷了640多名患者。

按照全国标准,是每万人应配1 .71张精神科病床。如此测算,目前深圳每万人配的精神科病床只有0.43张,只有国标的1/4,床位紧张是医院经常面临的问题。去年,深圳康宁医院择址新建的健宁医院已经开工,设计床位800张。刘铁榜表示,算上健宁医院的床位,深圳仍达不到全国标准。

病情每况愈下

1/3精神病患者容易暴力伤人

市康宁医院介绍,根据临床情况看,大部分患者通过系统治疗、坚持服药能够康复、控制病情。同时,还有1/3之多的患者病情每况愈下,很容易引发暴力伤人事件,医生束手无策。对于这类特殊人群的康复,需要家人的尽责,医院的及时介入,更需要社会组织的共同参与。

在2005年,深圳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深圳重性精神疾病终生患病率为1.41%,而这个比例乘以目前深圳人口基数1500万,算起来超过15万,包括户籍、非户籍,也是全国最高。而根据调查有精神障碍、年龄18岁以上的人群,不管轻重,只要有过一次精神病例的,占全市人口的21.19%,这个比例也是全国最高。刘铁榜透露,因为这份调查样本详细,方法科学,所以数据今天仍被官方认可,也具备参考意义。

建立系统管理

600名精防人员管理上万病患

2008年开始,深圳建立精神卫生工作信息管理系统,加强重性精神疾病管理。

康宁医院介绍,目前应管患者人数近1 .6万,已纳入系统管理的在90%左右,但被纳入管理系统的患者数量与官方推测实际患者数量相去甚远。

刘铁榜说,不少家庭将这种疾病视为忌讳,或者担心泄露隐私受歧视,很多患者不来求医或不愿纳入管理系统。深圳是一座流动性极大的城市,也给管理带来难度。

目前,罗湖中医院怡景社康中心管理着43名重性精神疾病患者。这项工作的负责人坦言,辖区内有1.2万名常住居民,不可能将所有患者全部搜罗到。社康中心能为患者提供服药指导与病况访视、及时就诊的督导。若在普通社区对在家康复患者放任、不加强管理,无疑会增加安全隐患。

但在日常走访中,常遭到患者家庭的抗拒,让社康中心工作人员觉得很难做。为了尽可能消除隐患,社康中心特地选了两个居民代表负责“通风报信”,如果谁家有人情绪出现异常,或者谁家有人经常酗酒,他们核实之后会尽量介入,以便早发现情况,防患于未然。

目前该社康管理的精神病患者均是从上级医院转诊下来的。该负责人透露,由于心存忌讳,或者担心隐私被泄露,几乎没有主动要求被纳入系统的家庭。

“即使是全市管理这一万多名患者,也是一件力不从心的事情。”刘铁榜透露,目前只有600名社康精防工作人员从事这项工作,承受的工作压力可想而知。

事实上,政府资源投入的不足,也影响到医护人员的积极性。康宁医院对在医院工作五年以上的医护人员进行的摸底调查显示,85%以上的人遭遇过患者不同程度暴力威胁。即使是天天工作在这种威胁之下,医生拿到的薪酬水平,差不多只有深圳其他市属综合医院同级别医生薪资水平的六七成。

三年前,医院曾到一所医学院校补充新鲜血液,却遭遇到颗粒无收的尴尬局面。“副院长、科室主任好说歹说,终于劝服一个毕业生来深圳,结果临出发的时候,人家还是反悔了”,刘铁榜透露,国家确实对这类医生有相应补贴,如其他医院医生享受卫生津贴为50元/月,而精神科医生的津贴80元/月,多出的30元被很多医生戏谑为“挨打费”。 采写:南都记者 文婷

社工组织说

就业津贴让部分患者自立能力变得越发弱

南山区惠民综合服务社是深圳最早开始帮助精神病患者融入社区的社工组织。督导廖文霞透露,帮助这类患者融入正常人群体,是他们的重要工作。去年开始他们与社区洽谈合作,希望帮助患者融入社区。目前,国内将精神康复重点放在精神卫生系统开展工作,带有浓重的“医疗”味,康复重点集中在“疾病”,而少关注患者作为“人”的潜能与需求。如果能有社会支持、接纳,对他们的康复大有裨益。

他们采取的方法是拜访南山区残联登记在册的有精神病患者的家庭,在官方工作人员陪同下,消除这种家庭的戒备心理。与正式治疗不同,服务社只要鼓励这类患者参加举办的兴趣班。通过系统培训,增强康复者增强自理、适应社会的能力,重拾生活信心。同时,缓解患者家属的巨大心理压力,建立起强大家属互助资源网络。他们曾经在公园里为患者过生日,甚至邀请路人参与,给患者鼓劲。

不过,社工们也遭遇来自社会的不解。廖文霞说,在融入社区项目开展伊始,他们曾经找了三个社区,但一些社区工作人员对这些患者在进行社区融入活动的时候会否有意外之举,表示担心、害怕。为了一部分康复情况较好的患者能真正回归社会,一直鼓励他们自食其力。据《深圳市残疾人就业辅助服务办法》,政府对符合条件的残疾人提供辅助性就业津贴,而此类人群包括精神残疾人。为这种人群提供就业岗位的单位能享受纳税补贴,而为了避免不必要麻烦,很多单位的操作手法是,与患者签订就业合同,但并不要求他们实际去上班。对于这些找到公司挂靠的患者而言,一方面享受到补贴,另一方面还有社保、医保,还不用付出体力,宁可窝在家里领着空饷,也不愿出门找工作。

廖文霞表示,对于这类患者而言,不能因为生病就逃避应该承担的社会角色,因为越逃避,就越难适应,会导致进入正常社会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弱。

链接

深圳精神病患伤人案例

●2009年11月6日 流浪在深圳龙岗区葵涌街道的一名精神病患突然对街边补鞋店的女店主大打出手,致女店主头破血流。事后,该精神病流浪者被强送医院治疗。

●2010年4月3日 在罗湖区八卦二路好又多超市门前,一名精神有问题的流浪汉仅仅因为走路时被人撞一下,抽出刀将一名男子当场刺死。

●2013年2月18日 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石某在宝安一家快餐店吃饭,觉得隔壁有人在谈论他的行踪,拿出弹簧刀当场捅死1人,捅伤3人。

●2013年7月29日 在深圳罗湖区翠竹辖区,41岁的何某因精神病发作,挥刀砍路人致三死五伤。

●2013年12月29日,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李某某停药后,将6岁堂弟骗到楼顶杀害。经鉴定李某某案发当日处于该病显症期。

●2015年2月3日 一名10岁左右男童在沙井客运中心公交站被疑似有精神疾病的男子挟持,警方赶到并将其解救,男童并无大碍。

编辑:SN054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曝光毕姥爷侵犯隐私权么?

曝光者是否侵害了毕福剑的名誉权?王律师认为,侵害名誉权与侵害隐私权最大的差别在于,前者需要捏造事实进行侮辱诽谤,后者是未经权利人同意公开披露事实。


也门的另一个“伊斯兰国”

也门内战暨外国军事干预的持续引发世人关注,而于此同时,离也门不远、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的逊尼派原教旨恐怖极端武装“伊斯兰国”(ISIS)也因其倒行逆施广为人知,甚至,不少人也多少知道,许多ISIS的战斗人员都曾在也门境内受训。


私人生活公共化的文化危机

私人生活公共化,正是当下社会的一大特征。这是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有了网络,有了微博、微信,人人手上都有了自己的话筒。这是一个追逐眼球的时代,人人都想被关注、被点赞。许多人在网上记录自己的生活点滴,发表自己对人生与社会的看法,内心深处或许正是为了寻求获得这种社会…


今天你可能忽略的用人动向

党报,一向是观察中国政治走向的一个风向标。虽然很多人不爱读,但是在岛叔眼里,今天的党报很有意思。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不寻常”;不寻常的地方,在于报道人物身份的不寻常,也在于其中透露出的内容不寻常——可以看作是新形势下中共用人思路的一个体现。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