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儿童血铅案现撤诉潮 政府被曝派人要求撤诉

 2014年4月24日,湖南省衡东大浦镇,部分患有血铅病症的孩子站在当地美仑化工厂前。 杨一 澎湃资料
2014年4月24日,湖南省衡东大浦镇,部分患有血铅病症的孩子站在当地美仑化工厂前。 杨一 澎湃资料

4月28日,张强(化名)早起出门,按部就班开始一天的工作。这一天,他原本应该出现在法庭上。

集体环境诉讼案“湖南衡阳易XX等53人诉衡阳美仑化工环境污染儿童血铅超标案”于3月13日获衡东县人民法院立案,然而在距开庭时间只有4天的时候,衡阳血铅超标家庭诉讼代表在延期开庭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法院告知,由于被告方要求延期举证,再加上被告律师腿摔伤“在家休养无法收集证据”,开庭日期推迟到6月12日。

事实上,自立案后,大浦镇和衡东县政府的“工作组”就一直在给原告做“工作”。

原告亲属告诉澎湃新闻,县、镇政府工作人员天天来家里要求撤诉,有时候甚至待到凌晨,生活受到干扰。他们有的被告知“不撤诉就取消低保”,有的在政府工作的亲友则可能“丢饭碗”。而如果答应撤诉,可以得到几千到万元不等的补偿,并承诺政府将治疗“负责到底”。

衡东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文星则向澎湃新闻解释,政府组织工作组接触原告家庭,目的只是为了更好地了解群众的思想动态,了解群众诉讼要求,并对他们做法律知识的宣传。

澎湃新闻从衡东县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刘尚球处获悉,截至4月20日,已有42户原告的亲属提交书面申请撤诉。

5名诉讼代表人的委托代理人担忧,延期是为继续给原告家庭“做工作”争取时间,不用说胜诉,到时候恐怕连案子都不存在了。

起诉:排铅要治疗也要好环境

2014年4月26日,澎湃新闻披露“湖南衡阳300儿童血铅超标”事件,引发关注。当地于6月14日紧急成立事件调查组,涉事的美仑颜料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被关停彻查,衡东县多名官员受党政纪处分,该县环保局长等4人被免职。

与此同时,政府对血铅超标的儿童免费发放牛奶和相关药品。血铅事件发生时,衡东县大浦镇居民张强不满周岁的小儿子被查出体内血铅含量近200ug/L。根据国际血铅诊断标准,等于或大于100 ug/L就是血铅过高了。

湖南省职防医院的医生曾告诉澎湃新闻,铅是已知毒性最大、累积性极强的重金属之一,对正在发育中的儿童来说,铅中毒会引起贫血,影响生长发育,损害神经系统,影响认知功能,进而降低幼儿智商,且这种影响难以逆转。

儿童对铅的吸收率高达42-53%,约为成人的5倍,而排铅能力却只有成人的30%。排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患儿家长大多在外地打工,经济条件有限,而除了营养干预和药物治疗,患者更需环境干预,即生活在一个脱离铅污染的环境中。

2014年央视调查发现,美仑化工厂所排放污水处的淤泥检测结果显示铅含量达到33400毫克/千克,超标60多倍;锌的含量为11200毫克/千克,超标20多倍;镉含量则为10100毫克/千克,超标20多倍。周边农田生长的作物现在基本没人敢吃。

在长沙市曙光环保公益发展中心和中国政法大学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的帮助下,2014年9月起,血铅超标家庭开始了诉讼之路。

工作组来了:53人已有42人撤诉

此案代理律师、前述法律帮助中心诉讼部副部长戴仁辉介绍,人数众多的环境诉讼“立案难”是常态,而此案“因为原告一方提的赔偿数额较大,基层法院以此为由称案件应由中级法院管辖;中级法院说案件涉及人数较多,根据最高法院的规定,归基层法院管辖。”

直到半年后的2015年3月13日,衡东县人民法院将此案立案,并且允许缓交诉讼费。

“我当时比较欣慰,觉得污染受害者终于可以通过司法救济途径来维护合法权益了”,戴仁辉说。

然而事情又出现变化。原告家里陆续出现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他们带着空白的撤诉申请。“6、7个人一起,每天三五批到家里来,有时候坐到凌晨还不走。”张强介绍。

“工作组”对原告家庭 “对症下药”。 据知情人士透露,他们有的被告知“不撤诉就取消低保”,有的在政府工作的亲友则可能“丢饭碗”。

衡东县人民法院向澎湃新闻证实,截至4月20日,已有42名亲属递交书面申请选择撤诉。

共同诉讼需选出诉讼代表人,据一直关注血铅案的曙光环保公益发展中心调查员高亮了解,该案的5位诉讼代表中,还有4位代表坚持起诉,唯一撤诉的,是因儿子在县政府工作。

剩下的4位诉讼代表因身处外地,多由父母亲做委托代理人在衡东处理案件,老人们一直无法被说服,当地转而向外地的儿女们“做工作”。

官方:只是在宣传法律知识

在此案中,赔偿主体是企业而不是政府,当地政府如此行为,戴仁辉推测一方面可能是出于维护经济发展局面的要求,怕案件影响后续招商引资,另一方面可能出于保护企业的目的,毕竟作为利税大户的美仑化工还没有到破产清算的地步。

张强回忆,血铅超标家庭在立案之前曾向县政府上访,县领导和环保部门领导当时告诉他们:你们要是有证据就起诉。张强怀疑法庭的审判可能会暴露某些利益链条。

而衡东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文星则表示,政府组织工作组接触原告家庭,目的只是为了更好地了解群众的思想动态,了解群众诉讼要求,并对他们做法律知识的宣传。“政府保证群众依法诉讼的权利,不反对群众依法诉讼,更不可能存在逼迫、恐吓群众撤诉,或者行政干预司法。”

文星介绍,派去给原告家庭做工作的政府人员除了大浦镇的干部,还有老家在大浦镇的县政府人员。“人熟好讲话些,见个面问问他到底有什么要求”,至于宣传和沟通的方式,县政府并没有做统一要求,“你要是有空了,比如周六周日,或者其他的非工作时间去。”

原告家庭反映的工作人员凌晨仍不走的情况,文星解释,由于去做工作的人是零散的,有的时候外出不便,又要去跟别人做沟通交流,可能会晚回来。

“我们做工作主要是表明一个态度,你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的话,该开庭就开庭。按照法律规定来,要是延期了就延期,我们不去干预,特别是法院,更不好去干预。反正(我们要)依法依规办事,立案、开庭、包括后面的裁决、执行。”

但他也表示,打官司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打官司肯定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有复杂的过程,我们可以庭前调解,我们中国人的人情习惯也是这样。”

戴仁辉则表示,立案至今,没有任何一方向他们提出过调解。

开庭延期:被告方从未露面

此案该赔多少是焦点问题。

53个原告共有51个血铅超标儿童,另两个是镉超标的成年人。根据体内血铅含量高低,原告方制定了14万、37万两个赔偿标准,合计超过800万。

“他们要求企业赔偿,包括治疗费用、营养干预费用等,还有精神损失费。但是我们了解到,老百姓提交的票据不符合事实,检测、治疗的费用可能不用那么多。”文星说,美仑颜料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于2014年6月关停,“没有收入了,要赔这么多也赔不起”。

据美仑化工官网介绍,该公司注册资本1797万元,固定资产9000万元,年产值2.1亿元,税收600万元以上。记者自4月21日起联系其官网公布的三个号码,一个为空号,一个无人接听,另一个为物资部长许忠生手机号,对方告诉记者他早已离开美仑化工,对血铅案并不了解。

根据被告方提出的延长举证期限报告,由于起诉人数骤减,诉讼主体生变、证据收集难度大,被告要求法院重新指定举证期限,再加上被告律师在“4月6日不幸摔倒,致使右足第5跖骨基底部骨折,在家休养无法收集证据”,因而申请延长举证期限。

法院同意了被告方的请求,将开庭日期延期至6月12日。

还在坚持的原告亲属坦言:如果延期,他们不知道还能有多少家庭扛得住“做工作”的压力。更重要的是,延期开庭的申请次数并没有限制。

困境:惹不起、拖不起、花不起

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马勇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许多公众在遭受污染侵害时,因“惹不起”、“拖不起”、“花不起”等考虑,不想、不敢甚至不能通过司法手段进行环境维权,致使环境污染纠纷单纯依赖行政处理的现象突出。

衡阳血铅案遭遇了同样的困境。

戴仁辉表示,原告方并不是不愿调解,但调解需要在法院的主持下或政府的协调下与被告沟通,拿出切实的方案来,但被告至今没露面也没发出一丝声音。

政府目前的行为“积极过头,被告倒一点都不着急”,戴仁辉认为“政府这么做,企业就会更大胆去做违法的事、污染环境的事,因为做错了事,有政府冲在第一线,有政府扛着,这是严重的越位行为”。

文星则表示,政府的行为只是证明“政府并不是不作为、不负责,其实我们政府是在作为的”,他表示不管打不打官司,政府都会对血铅超标家庭负责到底,继续做好群众的补偿、赔偿工作。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算一算三公经费中的公车帐

近年来一般公务用车超编超标配置、被部级以下官员公车私用等“车轮腐败”屡见报端。改革后交通补贴或成替代,其会被计算在公车运行费、还是一般公共预算基本支出的津贴补贴中,目前在各部门预算中并未说明。


霍营地铁新通道记官员懒政

“新通道”的建立,更像是一座耻辱纪念馆,让居民们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个别部门的工作作风、工作能力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到底有没有真的把人民群众的需求当回事……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