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纯如父母等海外友人参加国家公祭仪式

中新网南京12月13日电(钟升)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仪式上,来自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馆、韩国独立纪念馆、韩国5.18纪念财团、韩国济州4.3和平基金会、米尔斯学院、日中协会、铭心会南京友好访华团、日中劳动者交流协会、日本东铁路工会访华团、澳门国情教育协会的代表,来自日本、韩国的僧侣代表,以及旅居海外的爱国实业家代表、海外侨胞代表参加了公祭活动。其中包括:

1、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馆馆长扎巴洛夫斯基中将

2005年11月,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与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馆在莫斯科签订建立友好馆协议,双方互为国际友好馆。随后两馆开展一系列交流活动:2009年,2010年和2012年,该馆先后派遣三位副馆长来宁参加12月13日的悼念活动;2010年11月,扎巴洛夫斯基先生拜访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高度评价该馆的展陈、建筑和雕塑;2010年10月,俄方的《回顾胜利–俄罗斯卫国战争专题展》在南京开幕;2011年5月,《南京的记忆–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在莫斯科开幕。

2、韩国独立纪念馆新任馆长尹柱卿

祖父为韩国著名爱国志士尹奉吉。1932年,尹奉吉在上海虹口炸死侵华日军司令白川义则大将,炸伤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重光葵。

3、斯巴克

南京大屠杀期间鼓楼医院美籍医生裴瑞德外孙。

1931年至1941年间,裴瑞德先生供职于鼓楼医院,期间二女儿玛丽茵出生。1937年12月,南京大屠杀发生后,裴瑞德先生将全家安置的安全区,自己则冒着生命危险投入到救死扶伤的医护工作中,救助了大量难民。斯巴克先生为玛丽茵女士的二儿子。

4、玛丽安

南京大屠杀期间供职于江南水泥厂的丹麦人辛德贝格外甥女。

南京大屠杀发生时,辛德贝格正供职于江南水泥厂,并于1938年在该厂创建简易医院,直接或间接救助一万余名难民。1938年2月3日,辛德贝格先生向南京安全区主席约翰·拉贝和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秘书刘易斯·斯迈思博士递交了他所记录的日本军人在南京的屠杀等行为。辛德贝格先生还同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主席约翰·马吉牧师一起考察和拍摄江南水泥厂和栖霞寺一带日本军队的暴行记录。辛德贝格先生返回欧洲之後,曾经在日内瓦等地放映他在中国拍的纪录片,把日本军队在南京的暴行公之于众。2004年12月17日,辛德贝格先生的故乡丹麦王国奥胡斯市将当地的一种黄玫瑰命名为:“永远的南京·辛德贝格黄玫瑰”。2006年4月25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建成“辛德贝格玫瑰园”。2014年4月27日,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玛丽安女士随行。

5、张盈盈、张绍进夫妇

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父母。

1997年,张纯如撰写的英文专著《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在美国出版。与南京大屠杀有关的研讨会也因此在美国哈佛及斯坦福等大学举行,美国新闻媒介都大幅报道了南京大屠杀。此书在一个月内就打入美国最受重视的《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并被评为年度最受读者喜爱的书籍。哈佛大学历史系主任柯比在她写的《被遗忘的南京大屠杀》一书序言里说,它是“第一本充分研究南京大屠杀的英文著作”。2004年11月9日,张纯如在加州盖洛斯私家车内自杀。2012年5月,张盈盈女士撰写的《张纯如:无法忘却历史的女子》一书由中信出版社出版。(完)

(原标题:海外友人参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用国家公祭将历史刻在人心

谴责那些否认和篡改历史的丑陋行为,是一次表态。对不断抬头的日本右翼势力,对于他们不断否认历史的行径,需要用国家公祭这种形式来表达中国立场。相信日本的年轻人也会关注中国的国家公祭日,他们有权利知道这段历史,避免被日本右翼扭曲和篡改的历史所蒙蔽。


日媒在国家公祭日安静异常

12月12日记者翻遍了当天日本六大主流报纸,关于南京大屠杀和中国国家公祭日,竟再无只字片语。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在日本互联网上也只有引自中国媒体的报道,基本看不到本土媒体的评论,好像“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完全是另一个国家的事,与日本没有半点关系。


垃圾短信为什么会躲着高官走

本来以为垃圾短信是每个人共同的烦恼,没想到这里面,我们的领导也有特权——只要你是一定级别的官员,就可以不必受到垃圾短信的骚扰。这样的“国家机密”,不是媒体扒粪扒出来的,是运营商自己说的。


意味深长的“少年不可欺”

假如大家都提防着自己的创新思想被偷走,何来创新火花的碰撞?我国要成就为创新大国、强国,就必须重视每一个创新的微光。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