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道明:做文化的人首先要有文化自觉

新华网北京3月6日电(记者吴雨)“现在大家都在热议经济发展的问题,但我很想谈谈文化领域的问题,我认为文化的问题应该和经济的问题一样受到重视。”

全国政协委员、演员陈道明在分组讨论政府工作报告的间隙表示:“当下,不少电影人缺乏基本的文化自觉,是目前影响电影健康发展的重要原因。”

尽管2月份单月中国电影票房高达40.5亿元,再度上演吸金神话,但陈道明认为:“就像GDP不是衡量一个国家发展水平的唯一标准一样,票房也不是衡量一个国家电影水平的唯一标准。”

讲到文艺作品“有高原没高峰”的问题,陈道明用了4个字概括:“一言难尽。”

他直言,中国电影业有着长足的进步,但同时在电影院里充斥着不少烂片。“如果说欧洲电影是在探讨哲学问题,探讨观众能够接受的上限,美国电影在探讨社会和人性,那中国不少影片是在探底线。”

“我们的观众不是受虐狂,明知道是烂片还要看,主要原因还是好的片子不多。”陈道明说,“一方面,有些影片一开始把关不严,播出后又叫停又修改的,造成很大被动。另一方面,不少电影人缺乏文化自觉,仿佛已经习惯了相关部门的审片制度,自身没有底线。”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让人民群众享有更多文化发展成果”,“提供更多优秀文艺作品”。

陈道明表示:“就中国电影而言,目前支持中国电影产业发展的三大平台都存在一定问题,需要解决。”

他一一分析:编剧作为创作作品的第一个平台,自身一定要有文化,要有基本的价值判断;演员作为第二个平台也应该有文化自觉,现今的状态是没有文化也能生存,好在他们只是在执行文化的层面;最重要的是,输出平台要有大文化的视野,电视台的总编室、收片组要本着为受众负责的态度,把好影视作品的输出关。

在他看来,不少媒体对于影片和明星过于娱乐化的宣传正在稀释文艺评论的含金量。

“现在缺少好的文艺评论。”陈道明遗憾地表示,很多网站、报纸、电视等媒体上的评论太过娱乐化,缺乏对真正主流文化的引领,他这次带来的提案就是关于主流文化产业应设立专门基金。

“一些记者寻找名人效应,媒体变成了起哄的平台,今天一窝蜂地追这个片子,明天一窝蜂地捧那个人,这都是小看了自己的作用。”陈道明对记者说,“不要过度夸大名人效应,应该启发所有人的文化自觉,中国电影才能有希望。”

编辑:SN117


李克强的王牌计划

制造业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在服务业比重超过制造业,制造业全面过剩,且产生诸多环境、安全问题的情况下,国家还要继续强调制造业不可替代的作用?岛叔非常认同李克强的论断,中国制造业不是要不要发展,而是必须发展,必须转型升级。一句话,中国制造需要正名!


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谁之过

大学生读不下《红楼梦》,确实说不过去,这是我国功利教育之耻。我不认为手机和电脑的普及,是造成学生快餐化、碎片化阅读,远离纸质书籍的主因—手机和电脑的普及,在国外也存在,但国外学生和成人却有良好阅读习惯,到图书馆看书,在地铁和火车上看书,是很多人的生活方式。


穹顶之下别找一堆爸爸回来

不管什么原因,至少说明“防治雾霾”这件事情,它不简单,不是靠“吹”就能解决的——“风吹”顶多管几天,“嘴吹”一天也管不了。要想解决,该分析的分析,该治的治,该停的停,该跟老百姓说清楚的说清楚,一步一步的按照科学的要求来进行。


泼粪大妈为何会如此猖獗?

继在广州性文化节上对彭晓辉泼粪、在西安对金赛、彭晓辉、方刚和我的照片泼粪之后,泼粪大妈又跑到山东闹事,煽动一群保守的学生家长反对性教育。泼粪大妈为什么会如此猖獗?我做了一点分析。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